许文喻

碎碎念

昨日或今日应该出番外的吧~

毕竟感情线设了那么多~

有时间会去更~

想看的话就更喽~


昨日或今日—完结

回到家和家人们吃过饭,王耀把收起来的伊利亚的相片重新摆在了床头。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个相片周围多了很多别的东西。

和阿尔的合照

本田菊小时候送的小瓷人

楼兰的玉饰

古罗马的信件

……

当王耀把这些摆放整齐后潘然醒悟,自己的回忆的跨度是如此的绵长,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从地域都做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当王耀想通了伊利亚的消散,他就明白了。

无论是遥远的昨天亦或是自己所处的今日,失去是永恒的主旋律。

失去名望

失去财富

失去亲友

失去爱情

但是,伴随着失去总会有那些“金子”从旋律中叮当作响地滚落在他脚底下的沙滩。

他要么沉醉在名为失去的旋律中不可自拔

要么打起精神去沙中淘金,让那些因失去而愈发宝贵的藏进自己的心里。

其实他倒也不必为失去流泪,那些被带走的还是会以某种形式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昨天的痛苦会成为今天的乐谈,今天的痛苦其实是昨天的快乐。

何必计较?

“寄月,放着吧。我来收拾。”

“师父?那怎么行。还是我来吧。”

“你就别跟我抢了,今天我高兴啊。王先生的话大概不用担心了。我看啊,他终于想通喽。”

“想通什么呀?”

寄月歪过头看着满脸笑容地忙活着的竹医生。

“哈哈,这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咯。”

“师父……您真爱折腾人。”

“小月儿,你知道王先生收养我的时候给我取了君毅名字吗?”

“我都听过无数次了。还不是因为您那时候太小只记得自己姓什么,耀哥哥只好从竹的意象里挑了这两字给您做名字么。”

“不止呢,那时候可比现在乱多了。先生给我取这个名也是为了警醒他自己,为君子者在乱世里必要坚毅。那是先生对自己的期望啊。我何其有幸,能背负先生最真挚的愿望啊。”

“耀哥哥他,做到了。”

“是啊,虽然现在还不够强大但昌盛的种子早就开始生根发芽了。”

“我觉得耀哥哥不会因为再次繁荣而太高兴。”

“嗯?怎么说?”

“我觉得,一但长久不死的拥有了自己的灵魂就不会过的太快活。他们面对问题永远无法逃避,只能默默承受到问题结束或是自己结束的那一天。如果因为这些遭遇耀哥哥的性格变得很糟糕就算了,起码他还有宣泄的出口。但他却依旧这么温柔美好。每当想到这里我就会心疼耀哥哥。他是承受了多少非人的痛苦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珍视的一次次消失殆尽,一次次的被伤害都没办法去拒绝这些糟心事。如果我是耀哥哥我肯定会在这五千年间变得越来越疯癫。所以,再次登上繁荣的顶峰只会让耀哥哥越来越警觉。大概他觉得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看到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坐在一起谈天的样子吧。”

“你这小丫头倒是想的多。哪那么多大道理?不过是过着过着就习惯了,痛着痛着就养好了呗。国/家强大了,我们过得好了先生自然会高兴。丫头啊,年纪轻轻就愁眉苦脸的,小心长皱纹呐。”

“师父,我现在手很痒怎么办?”

“涂点药哩,问我做啥。”

看着拌嘴的两人,路过的王耀笑了。

“今日似昨日,人面笑春风。”
——————————————————————————
写作理念
这个文呢,是我看到了本家对中/国初设定之后结合吾逝去君永恒的梗写的。
初设的少主看起来很理智很淡漠,很符合我们国家的历史,但是我现在看到的少主是一个温柔可爱又(天真)活泼的设定。
温柔的人是最为强大的,因为他能扛起不幸微笑面世。
我想在这茫茫的五千年来遭遇过不少心酸事却笑颜依旧的少主是最令人心疼的。
所以我在文中除了省拟之外又添了两个普通人寄月和竹医生去从普通人的角度去看少主。
若国家意志的化身真的存在,我也希望我们的少主能不被过去所束缚能真正的快活潇洒。
(感觉很混乱,表达不是很适合。若有差错望各位海涵。)

昨日或今日13

王耀朝露西亚笑了笑,而这笑容又在露西亚心里惊起了惊天大浪。

小耀很少这么对别人笑。他肯定是喜欢露西亚!

可当露西亚想看个仔细的时候王耀的久病初愈的苍白的脸上已经没有让他心神颠倒的笑容了。

是露西亚的错觉吗?

北极熊歪着头仔细回想。

不,小耀的确是朝他笑了。

那他为什么不肯跟我说话?

哦~露西亚明白了。小耀是害羞了~唔呼呼。东方人真是腼腆呢。真可爱~

看着露西亚露出了意义不明的微笑王耀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家伙又在想什么啊?笑的这么惊悚,这是要把我生吞了吗?

而露西亚则以为王耀是冷了便担忧的看了看王耀病态白的脸色,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王耀披着。

王耀眼疾手快,按住了正在解扣子的露西亚的手。

“没事儿,不用了。外面这么冷,你不穿好衣服会生病的。”

“小耀是在担心我吗?^L^~”

“啊……嗯。算是吧。我可不想让你在我的地盘上出什么事儿。”

虽然俄/罗/斯不太可能会因为这点事情来找中/国的麻烦,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耀心想,可是他这个含糊的话语却在露西亚心里成为了过不去的魔障。

呐,你看,你分明是爱我的。

你这么为我着想,不是吗?

露西亚微笑着眯起了眼。

王耀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正在对着皑皑的白雪长吁短叹,并没有注意到露西亚看似和谐但实则异常危险的神情。

你是我的哟,小耀。

所以等我把美国老干掉了之后,我们就一直一直在一起了呢~

约好的哦。^L^~~

“露西亚先生——”

从一辆停在他们身边的黑色轿车中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头,叫住了前行的二人。

“有人来接你了。”

王耀向那个人点点头,看了看脸色有点不太好的露西亚。

“真的呢。那……露西亚就先走了。小耀要记得想我哦~”

看着和某人一模一样的脸做着他从来不会做的表情,王耀的嘴角诡异的上扬。

喂,伊利亚,你弟弟怎么这么好玩?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蠢弟弟的。

虚空中的话语里充满着嫌弃,王耀笑了笑向露西亚摇了摇手。

看着露西亚坐的车渐行渐远,王耀把手插进衣兜,慢慢地走向他的家。

那一天那句话在他的心底回荡着让他冷静了些,最后经过一番思考,王耀觉得与其选择冷彻地遗忘还不如让他们继续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不会再把他们当成负担了。以类似于亡灵的形式与他交流着,在他人看来是妄想的东西在他的心里成为了现实。他将和记忆的亡灵一起踏进新的时间,把过去的痛苦视为他记忆的珍宝。

伊利亚,你将永远伴随我。

就算是以这种看起来可笑的形式。

我会让你看到理想实现的最辉煌的刹那。

不过,那句话是谁说的?

王耀漫步在大雪积压的小道不禁有些疑惑。

除了你,还有谁能这么理解我呢?伊利亚。

“大哥!你怎么跑出来了!你的身体才刚刚好!”

看到王耀慢吞吞的走向家门口的王川急的不行,三两下就跑到王耀身边。

“出去就算了,还穿的这么少。幸好还记得系围巾不然准得冻到人。”

王川这么一说王耀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的围巾忘了还回去。

啊……咋忘了这回事儿了!算了,下次见到他在还回去吧。

“大哥?你发什么呆啊。”

“没事儿,快进去吧。去吃点热乎的。”

“寄月早就在准备着呢,这会儿应该弄好了。”

“那我就有口福了。走走走,吃饭去。”

所幸,家里的人一直都在。

家是他永远的归宿,是他最为暖心的幸福。

昨日或今日12

几天后奇迹般地王耀自己醒了过来,但是当他看见自己身旁还坐着一只北极熊的时候他差点从床上滚下来了。

 
 

“露西亚▪布拉金斯基?你怎么在这里?”

 
 

“上司放了露西亚很长的修养假呢。所以就过来陪小耀啊。开心吗?”

 
 

“呃........谢谢你的关心。”

 
 

“不客气^L^~露西亚会陪你到全愈的。”

 
 

“那个就不用了哈........”

 
 

“不用跟露西亚客气的哦~”

 
 

“我真没跟你客气啊.........”

 
 

“那就好^𐄌^”

 
 

“……ε=(´ο`*)))唉。”

 
 

“小京,这几天积下来的公文呢?”

 
 

“那些不用担心的,我和阿沪都给你整理好了。”

 
 

“事情交给你们办我很放心,这几天没什么事儿吧?”

 
 

“这个……”

 
 

“嗯?”

 
 

看到面有难色的王京王耀面露疑惑,可是看到自家弟弟看向露西亚时他就什么都懂了。

 
 

大抵是有关阿尔的事儿吧。

 
 

“露西亚,我想跟小京说点东西,你能……”

 
 

“好啊。正好露西亚饿了,就去餐厅吃点东西好了。露西亚过一个小时再来看你呦~”

 
 

“好。”

 
 

看到露西亚关上门,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的时王京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事要是被露西亚听见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大哥还记得阿尔肥来过吗?”

 
 

王耀倒是记得在倒下去的那一瞬听见了足以震动房屋的呼声,想来就是阿尔肥那个括燥的家伙了。

 
 

“有点印象。”

 
 

“他带来的文件我们实在不好拿主意,上司说这事儿要跟大哥商量商量。”

 
 

“文件你带来了吗?”

 
 

“在这儿。”

 
 

王耀怀着复杂的心情接过王京手中的文件,开始仔细地浏览上面的一字一句。这几分钟他和王京无言相对,沉默随着时针流转。

 
 

“不用理了。这是什么混账东西。他家上司还真能扯。或者是阿尔肥这家伙在无理取闹硬拉着他家上司写的这个东西?我们上司也真是的,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也这么慎重对待?”

 
 

“大哥……”

 
 

王京看了看仰天翻白眼的自家大哥用手遮住自己已经上扬的嘴角说道

 
 

“没办法,毕竟是现在这个敏感的局势嘛。跟美国扯上关系的事儿不得不重视啊。”

 
 

“反正,我不同意。”

 
 

“好,那我现在就去报告一下。”

 
 

“快去快回。”

 
 

也难怪大哥会生气。当他们看完这份文件的时候差点提刀跨过太平洋追阿尔到美国。别看文件的前面一页还是正正经经的国事儿但在最后面开出的条件竟然是让王耀在结婚申请书上签字,而且里面还附带阿尔手写的求婚笺。看着阿尔如同狗爬字般的汉字王耀当场就黑了脸。

 
 

露西亚都不这么玩。

 
 

王京想道。

 
 

嘛,就这点本事还想追到大哥真是痴心妄想。这样也好~谁规定大哥必须依附一方才能强盛的?自己走自己的路的时代到了。

 
 

“啊,王京~你出来了?看来是谈完了?”

 
 

“露……露西亚先生。嗯,嗯。是谈完了。露西亚先生您这么快就用完餐了吗?”

 
 

“嗯~露西亚吃饭不需要太长的时间的。那露西亚就去找小耀了~”

 
 

“啊,您能等一下吗?我叫阿沪过来跟您一起……”

 
 

“没那个必要哦~真是伤脑筋,露西亚的上司叫露西亚回去呢。还有一个小时就得上飞机了,所以就过去跟小耀道个别。不会太长,几分钟就可以了。”

 
 

王京强忍住想要原地上天的雀跃感,按住自己在飘得不成样子的声音咳嗽了几次。

 
 

“那就祝您安全到家吧。”

 
 

“嗯,再见,王京。”

 
 

“再见,露西亚先生。”

 
 

再什么见啊,最好永远都不见。

 
 

王京看着渐行渐远的露西亚开心地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儿。

 
 

“小耀~好些了么?”

 
 

“嗯,现在精神的都可以下地跑步了。”

 
 

“那就太好啦!^L^~露西亚现在就得回去了,你能陪露西亚走一会儿吗?露西亚可以扶着小耀的哦~”

 
 

“那倒不用了……走吧,我陪你走会儿。”

 
 

等王耀整装待发,露西亚给王耀围上了还带着他不算多温暖的体温的围巾。王耀倒是很想推辞,但奈何在听到露西亚说出

 
 

“小耀是一个病人哦,病人就要好好听话才可以呢。”

 
 

这句看似温柔实则笑里藏刀的话语,王耀妥协了。

 
 

先把这个小祖宗送走再说。

 

昨日或今日11

“那又怎么样呢,最后我们还是会分开。”


千万个声音以不同的言语汇成一个意志,沉入王曜的漆黑的心湖翻出惊天大浪。


怎么可能毫无感触


我忘不掉,我也不想忘。你们能想象出这几千年来我是怎么度过的吗?


一直强迫着自己去记着你们的一切生怕忘了什么


一直背负着越来越重的记忆和寂寥


一直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着


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一次次的酷刑,以至于每一次的初识都忐忑无比。


“又要留我一个人吗?”


不,我不会的。


“一直在一起吗?”


嗯……


“小耀,露西亚等着你哦。”


“Wang!本hero来看你了!所以你要快点醒啊。”


“大哥……”


“耀哥哥,滚滚在找你呢。他说他想哥哥了。”


……


你们……大家……


“耀,你走吧。”


伊利亚?


“反正你也不在乎我们,对吗?”


!!!


不,不,不,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


“骗子。”


我不是!我,不,是!


“耀(赛里斯/王大哥/耀君/哥哥),我恨你。”


波浪滔天的湖面骤然平息,诡异而长久的寂静盘旋在王耀的心中把湖中的每一寸都冻得宛如石块般坚硬。


哈。这算什么啊。你们就这么讨厌我吗?


我也......恨...........


哈。


王耀深叹一口气,苍白的面容上浮现无可奈何的苦笑。


我也恨我自己的无力和懦弱啊...........


如果我足以强大和睿智是不是就不会失去这么多?如果我足够坚强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彻心扉?


如果.........


哪有那么多如果。所有的一切已是既定现实,无论恨不恨都无法挽回。抬起你的头,对现在和未来负责吧。


是......谁?


刚刚醒来没多久的寄月看着突然出声的露西亚疑惑的皱了皱眉,后者只是指了指书仿佛在说自己只是读了一句令他心仪的句子而已。


“谢谢您的衣服,布拉金斯基先生。”


“不客气哦,小月。啊,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好的。就在走廊最尽头的那个地方。”


“嗯。谢谢~”


“小耀。请你不要过分责备你自己哦~你一直都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


露西亚站在门外透过窗微笑着看着静静沉睡的王耀,回想着第一次见面的那一次。


那是他作为专家派遣到中国的时候。


“你就是露西亚吗?欢迎来到中/国。我是王耀,谢谢你真挚的帮助。”


本想着怎么敷衍几个月就回去的他见到了他在这里流连忘返的唯一一个理由。黑色的长发低低地束起,柔顺的发尾垂在搭在肩上和他的白色衣裙相映。少了报纸上见惯了的严肃和倔强的脸庞第一次在他面前活灵活现的展现,一种并不逼人的浓厚气场围住了他,像是静山的清钟低鸣,像是细雨笼罩的莲湖,像是沁人心扉的茶韵。不同于西方的文和平静的意境悄悄地铺展在他的心里瞬息间把他严寒的冬天化为了春风习习的花海。偏低却又不失活力的声音穿过他的耳膜回响在他的脑海里,那清凛的声音胜过了一切他迄今为止听过的华美乐曲,让他忍不住想要聆听更多的一切。


对面的人见他迟迟毫无反应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他才后知后觉的握住对方伸出来的手木木的点头说道


“这次能来到中国我也很开心。我会尽我所有的努力去做好这次的交流的。”


“那就太感谢了。来,先去休息一下吧。晚上会有接风宴,虽然有可能简陋但是确实我们的最大心意。”


“好的,有劳中/国先生费心了。”


“叫我王耀就好。”


“嗯。”


王耀。这是他的名。那个有着夏夜明星般清澈静远的眼眸的人,叫王耀。是他一见钟情的爱恋,王耀。


可是这一份美好却早早就被人霸占,让他辗转反侧无法释怀。


为什么你什么都要跟我抢呢,伊利亚?无论是地位或权威,无论是爱情或友情,你都要跟我一争高下。可每一次我却不得不屈让与你,仅仅因为你是现在的苏联化身!这算什么!不过,那样的世界已经结束了。现在他的一切都将是我的。伊利亚等着瞧吧,我会将你从我这里拿走的一一讨回!


露西亚并不知道自己映在窗户玻璃上的那张面容逐渐狰狞到最后丝毫不见最初凝视王耀时的温柔。


昨日或今日10

主黑三角

私设一大堆

人物ooc注意

“当然了。说起来,寄月的师父竹医生还是我发现的呢。这么算来我也应该可以算是寄月的半个恩人了吧?”

“......是的。您是我师父的救命恩人之一,身为弟子的我自然也应把您视为我的恩人。”

“就这样说定了呦。我现在想跟他们两个在一块呢。”

“可.......”

王京显然还想说些什么劝劝寄月,可是当他看到自家妹子向他点头时他也只能默默的咽下了呼之于口的拒绝的言语,紧紧地抿着薄唇带着王大黑回到了平时用于家族聚餐的大饭厅。

“你有话想跟我说吗?”

露西亚目送着望京的离去,直到王京从他的视野里彻底消失他才回头问了一句。他说要让寄月陪着到不是真心的,只是他觉得只要自己点了寄月来陪自己王京肯定会以自己为交换把寄月换回来。这样他就可以多套一套王京的话,好让他知道王京对今后的打算。但是他没想道王京竟然这么相信寄月,没有多说什么就同意了,虽说是带了点怨气。

不过也可以。寄月虽然不会接触到太重要的国家机密但算起来是他最好试探和拉拢的人选了。既对他有受恩之愧,更是他教过的最好的学生的弟子。露西亚对王家人里最了解的除了王耀和王京就是寄月和东北三兄弟了。

“是的。万幸您看出来了。”

“你师父毕竟是我教的时间最长的学生呢,这点意思都不懂就不配当你的师祖了,不是吗?”

“......不说了。我这么坚持和您一起留下来只是想问几个问题。”

“问吧。只要是露西亚能说的,露西亚绝不瞒着。”

“您是不是想要追到我的大哥?”

“没错呦,小耀早晚都会是我的哦。”

“那就很遗憾的告诉您了。大哥想要的是伊利亚先生而不是您,露西亚先生。”

“这我就不懂了呢,为什么就非要伊利亚不可呢?明明我和伊莉亚长得一摸一样!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没有任何机会?虽然很不想拿他说事但毕竟我和伊利亚长得那么像,我追小耀肯定会有很好的机会。”

“但越是这样大哥只会越排斥你。因为长得一摸一样才会反复的告诉自己眼前人不是心中人,这样只会让你和大哥越来越远。”

“我不会让小耀逃走的。”

“我们不会让你接近大哥的。原则上而言,国家化身之间的爱情注定是不会成功的。毕竟,国之间利益为上,而国家化身作为国家意志的化身是无法违背国家的选择,再美好的感情都会因各种原因被搁置。事实上,大哥和伊利亚之间的感情足以证明我说的话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要这么执着于感情,但你如果有灰飞烟灭也绝不牵连大哥的觉悟,我就不会阻拦你。比起美国佬我还是更相信你。其实我觉得你的本性并不是你展现给世人看的那样令人可怕,只不过你不想展现出这样的自己给别人看。”

“.......”

露西亚难得的正了正脸色,放下平日的“笑脸”静静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寄月。

“寄月长大了呢。我上次来中国找小耀的时候你才七岁,现在都可以坐在我的对面跟我谈感情了,时间过得真快。”

寄月愣了愣。露西亚现在的语气就像一个看着自己的妹妹长大成人的哥哥一样温柔让寄月无所适从。

“露西亚先生,这是您和我第三次见面吧。为什么您......”

“啊~你还不知道吧。其实你的师父每个月都有给我寄很多信,一直在谈自己在中国行医的趣谈。不过呢,占了他最多篇幅的不是自己的事儿而是自己的徒弟,也就是你的成长故事。我对你可是相当熟悉的哟。如果你的师父要改行我强烈建议他去做一个文学家,他的文章写得真是太生动了,每次读他的信都能见到活生生的你呢。”

“啊.......是这样吗。”

寄月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师父竟然一直和露西亚保持着联系,更没想到这两个人通信的主要内容竟然是她的事儿。

“寄月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了。谢谢您。”

“嗯。那就一起等吧。”

寄月靠着椅背出神地看着王耀沉睡的苍白面容,时钟不停滴答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增加了单调的氛围。让她意外的是露西亚竟没有对王耀动手动脚,只是在旁安静地看起了王耀书桌上放着的散文集。她倒也不想多说些什么,就那么靠着椅背睡着了。

寄月逐渐绵长的呼吸让露西亚意识到她睡着了。露西亚看了看这个房间的四周并没有可以给寄月披着的东西,他又不想趁着两个人睡着的空档去开箱倒柜的去找被子从而吵醒了两个人。只好脱下自己的大衣轻手轻脚的给寄月披上了。虽然已至冬季但王耀家里并不冷,这个室温对他这个常年被寒流吹着生活的人来说其实是很友好的。

昨日或今日9

主黑三角


私设一大堆


“露西亚先生,总统大人说了,从今以后您就不需要费神打理国家事务了。这些都会由总统大人想办法解决的。毕竟美/国那里送来了不少有名专家的分析和建议,俄/罗/斯的经济一定能蒸蒸日上的。”

估计他是第一个被自家政权排挤在外的国家化身吧。

露西亚觉得很荒谬,这个人的脑子是秀逗了吗?竟然相信美/国/佬?还把自家的国家化身排挤在外,不让参政。真是,世界颠倒了啊。斯大林看见了肯定会被气死。

“总统大人说了,让您好好休息。您刚刚失去了亲生哥哥,必定很是神伤。您可以去您喜欢的地方去疗养一下,总统大人会批准的。”

这样也好,这样一来他就有时间去找小耀了。至于俄罗斯会变成什么样他就不知道了。毕竟他做为一个极度反美的人,没办法得到亲美派上司的重用是很正常的事。就让时间见证着一切吧。如果俄/罗/斯真的垮掉了,他拉着阿尔一块儿死就是了。

“那露西亚明天就要去中/国散心了哦。麻烦你告诉一下总统哦。这可是约定呢,我不插手他的政事他不干涉我的自由。”

“这......可是,中/国......”

“那就拜托了哦,明天早晨我就想出发呢。我很~期待的呦。”

露西亚留下吓得胆战心惊的警务员,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自己的房间。要带点什么好呢?小耀喜欢什么来着?啊,真是一刻都不想等下去了呢。好想现在就去找小耀啊。雪白的面容上逐渐浮现着不同于一般意义的微笑,不是那种带着西伯利亚寒气的笑容而是他少有的,充满向日葵温暖色调的微笑。

一开始明明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啊。可是那个瘦弱而清秀身影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不留痕迹的占据了他的心脏,让他魂牵梦绕无法忘怀。这大概就是他独有的东方魔力吧。露西亚用爱怜的目光看着床头上王耀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个和露西亚长得一模一样的木雕。这是他特意向王耀索要的,所以连他的哥哥都没有,是独属于他的王耀的心意。虽然王耀是为了感激他传授现代的技术和知识才答应他的,但是他宁愿把这想成是王耀对他的一种喜爱。就这样露西亚就怀着满心的愉悦关上了他的灯,沉入幸福的梦境里去了。

明天见,小耀。

————————————————————

“这是怎么回事?”

露西亚沉着脸坐在王耀躺着的床边上,收起了一如既往的甜笑,阴郁的风暴占据着斯拉夫人冷峻的面容上,尽显西伯利亚酷寒的风气。

“我不是说过吗,我们家大哥身体不适不能参加葬礼。”

王大黑翻了个白眼,不屑地转身。王京瞪了一眼闹脾气的王大黑,“客气”地说道

“如您所见,自从大哥接到伊利亚先生逝世的消息之后就这么一蹶不振,常常昏迷。真是让您见笑了,不过我会代替大哥好好接待您的,毕竟您是伊利亚先生的弟弟。”

“不用了。我呆在小耀旁边就行了,不用你们费心力去带我出去。”

“那就请您随便。不过出于安全问题我们会安排一个人与您在一起。”

“不用了,我不需要。”

“啊,或许是我讲的不够清楚,我想说的是鉴于我们大哥的安全问题我们会派一个人和您一起等大哥醒过来。我觉得您并不能拒绝我方正当的权利,不是吗?”

斯拉夫人眯了眯眼,放在平时这个举动确实能和他纯真的微笑映衬出阳光的假象。但没有了微笑遮掩,王家人只觉得这个举动让他们不由得打起寒战。

“好啊。”

看在是你们自家地盘的份上我不跟你们计较,露西亚如是想。

“那我要那个可爱的女孩子陪着我好了。我觉得小耀一醒就看见自己宠着的妹妹在自己的身边会开心很多哦。”

“那可不行,寄月她......”

“好的。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就没什么理由推脱了。”

“寄月?你身体不好,需要回去休息。快,我知道你担心大哥但是这里有我和小吉大黑小辽就行了。”

“没关系的,京哥哥。况且我已经答应了布拉金斯基先生啊,做人要讲诚信嘛。我不想出尔反尔哩。再说,布拉金斯基先生也不会伤害到我不是吗?”

昨日或今日8

马不停蹄的赶回王耀身边的东北三兄弟看见在床上沉睡的王耀以为是阿尔干的差点往阿尔头上招呼子弹,被赶来的王京,王云,王沪和王粤勉强拦住。

“所以,竹先生,大哥什么时候才能醒?”

王吉默默地把枪收进腰间的枪套,紧张地看着随同王京一行人而来的医生给王耀检查的样子不安地抿起了嘴。

身为国家化身如若不是国家出了大事怎么会这么狼狈?可是,当前国家虽依旧比不上发达国家但经过这些年发展已经渐渐走向理想的状态。不应该会出现这么突然又严重的反应啊?

苏/联的结束对我们真的那么可怕?

王吉有些拿不准,但是无论怎样他只要做好他该做的就行了。

“要不叫我的私人医生过来?”

阿尔尽管接二连三的被王家人冷落但却异常的没有发他的大国脾气,反而像一个几百年来都和王家人交好的好邻居一样到时积极的想要“分忧解难”。

(他想干嘛?)

王大黑疑惑的望着王吉在阿尔的背后指了指阿尔的脑袋做出迷糊状。

“您知道,我们的药对各位是没有太大的作用的。如果是外伤还好办,但这个明显是心理问题。恐怕……”

“恐怕什么?”

王京紧张的盯着医生的一举一动,仿佛要把医生看透才能安下心。

“如果王先生不肯醒来,我们做什么都没什么用。”

“老师,我给耀哥哥打的镇静剂分量不多啊,应该今天哥哥就能醒了。”

医生叹气,摇摇头

“小月,那点分量的药剂王先生早就应该醒了。跟你我不一样,他可是意志的化身。每次我给王先生打的药剂可是一般人的倍数。”

阿尔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

“都说了,我可以提供帮助的,只要你们想。”

“什么条件?”

王京冷漠地反问阿尔却没有露出丝毫对被冷漠对待的伤心样子反而笑的像恶作剧的称的小孩。

“只要王耀和我在一起,我就没有理由不救他。”

王京刚想斩钉截铁的拒绝,却被王吉挡住。

“如果你能争得过布拉金斯基的话,我会考虑跟大哥多说一说。”

“Hey,你们也太小看本hero了。伊利亚已经沉了,王耀除了和我在一起还能再考虑别的人吗?”

“说不定。你要知道还有一个露西亚一直窥视着大哥呢。露西亚和伊利亚长的多像应该不用我说吧。”

阿尔皱了皱眉头,蓝色的眼睛里生出不满的情绪。这北方的熊就没让他过过一天安心的日子。

“本hero还不至于在姓布拉金斯基的人手上连输两次。”

“拭目以待。”

“噢,对了。本来是要和王耀谈点事情的,可是他都这样了我又没办法。这样吧,我就把我家上司的文件放在这里,你们看了之后给我一个答复吧。”

“我知道了。慢走不送。”

王京一接过阿尔手中的文件夹就甩出“客气”的逐客令,阿尔耸耸肩趁王家人围着看文件的间隙弯下腰轻轻亲了亲王耀的脸颊。

细腻的触感划过他的嘴唇,不似西方人的温润让他流连忘返,不禁想要索取更多来满足自己无限的渴望。

再亲下去就要被揍的吧。暂时还不能太得罪你的家人啊。

阿尔如是想到。

“I promise you will belong to me.”

阿尔在王耀耳边轻轻呢喃,伸手理了理王耀的碎发,开朗一笑,挥手作别。

“小吉,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于冒险了?”

“我不也是没答应下来嘛。再说了,二肥他自己也明白的很,不然就不会那么爽快的答应了。我才不相信二肥会不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美/国的目光转到别的地方,我们需要生养休息的时间。所幸现在美/国正忙着坑俄罗斯和欧洲还没有太重视我们。”

........

不过,这也改变不了接下来国际形势的严峻。随着中/国的成长美/国必不会放任中/国这个红色政权继续生存下去。但是等美/国真正开始意识到中/国的存在并敌对中/国时,就不一定谁胜谁败了。

路过偶遇少主喵,开心

昨日或今日7

●主黑三
●私设一大堆
●红色本命
另一面,几乎被半强迫式的参加红场告别仪式的东北三兄弟满怀复杂的心情面对着陈列在自己面前的棺木。

虽然也闹过一阵子的不愉快但终究是彼此最理想的伙伴,也是最有可能和大哥相伴一生的人就这么以旗覆身,以葵为床,了无生气地躺在冰冷华贵的棺材里被灵车拉着缓缓地从自己的身边经过。顿时三人觉得没有比这个更荒谬的事儿了,就算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也无法相信,这样的一个人即将永远地离开他们从世界上消失,以后只能在泛白的纸张里“见到”。

“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走错的?”

他们这么问着自己,回想着苏/联过去的种种辉煌试图找出一些什么去解释眼前发生的令人不愉快的现象。

露西亚瞟了一眼表情各异的东北三兄弟,眼睛深处翻滚着一种不为人知的情绪。他以前认为只要伊利亚在自己永远无法得到想要的东西,可是现在就算伊利亚不在了他想霸占那抹曾被伊利亚独占的光辉看来也是很难。看看,一个个的都在缅怀着他,一个个的都在叹息不已,一个个的都在为他哀痛。纵使灰飞烟灭也不会就此消散呢,真讨厌。露西亚松了松勒得他难受的围巾,微笑着看着伊利亚的棺木愈行愈远。上司对此没有表示任何的指责,也不知道是他沉浸在这个悲壮的气氛没能察觉到露西亚的异常还是心中暗喜就对露西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着棺木走完红场,一行人搭车先行一步去了国家历史博物馆去迎接棺木。路上,车厢里沉淀着过重的沉默,让原本有些兴高采烈的露西亚折了兴致终于放下了微微上翘的嘴角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外不断掠过的景色一言不发。王吉巴不得露西亚就这么沉默下去,他才不想耗费心力应付这个黑芝麻馅的俄/罗/斯围巾汤圆呢。

在庄严的苏/联国歌的伴奏下东北三兄弟看着已经开始变得透明的伊利亚就这么被送进了陈放了有关苏/联的各种文物的展示间。仪式结束后关上门的一刹那,王吉似是看见了伊利亚紫红色的眼瞳遥望着南方,惊愕之下他想上前一步去看个清楚,可是没等他迈步就被露西亚抓住了衣袖。

“伊利亚已经不在了呦。”

王吉正了正身看着笑得一脸纯良的露西亚挑了挑嘴角

“是啊。不过注定会被我们所铭记到永恒的。您真的是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哥哥呢。”

露西亚脸上的微笑又加深了一些,百分之百像是一个喜欢哥哥喜欢的不得了的弟弟听到别人赞赏自己的哥哥时会露出的表情。

“露西亚也这么认为哦。”

伊利亚是我最好的哥哥呢。真的哦,我不骗你的。

纵使露西亚的表情显现出来的情报是如此的积极向上,可是王吉并不买账只是轻轻点头致意就转身回到了自己人身边。这个时候随同人员递给露西亚一朵向日葵

“这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托我们送过来的加州向日葵,还请露西亚先生收下。”

王吉如是说。

露西亚的眼神骤然变得凌厉,几欲把向日葵插断;很快,露西亚把向日葵交给了身边的人拿着好像并不愿意多拿它哪怕一秒钟。

露西亚决不是讨厌这个令人怜爱的太阳之花而是当他听到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不可抑制的想要动手。虽然他和伊利亚之间的关系堪称恶劣但两个人都极为厌恶这个美/国/佬。

“我会妥善处理的哟~真是辛苦你们了呢,还得帮讨厌的人送东西。”

“举手之劳而已。只不过我们没想到两位的关系这么好,竟然会让琼斯先生特意去一趟加州找向日葵。”

“我可不想拿到他送的东西呦,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呢。”

王吉平静的又把球踢回去,看着露西亚别扭的脸色暗暗发笑。如果说伊利亚的死没有美国佬的插手他是绝不会信的,至于这个露西亚有没有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就不太清楚了。虽然他觉得以露西亚的性格并不会做出这么龌龊的事但是还是有些放不下。

王吉向露西亚一行人做了个正式的告别,就跟他的兄弟和随同人员快速的准备回国了。

“露西亚先生,这花.....”

“扔掉!”

“是!”

等等,这个是那个家伙送来的。

“慢着。把花送到伊利亚那里吧。”

“可是,门已经......”

“送进去。”

“是!”

亲爱的哥哥,阿尔弗雷德给你。所以不要跟我抢小耀哦~